“元宇宙”元年,这些思考,你到了第几阶层?

《元宇宙》,作者:赵国栋易欢欢徐远重责编张旭 中译出版社2021年8月出版,定价68元

中译出版社今年8月出版、由赵国栋、易欢欢、徐远重所著《元宇宙》填补了国内有关元宇宙研究的空白,梳理了元宇宙发展带来的机遇和挑战。一本书解释清楚了什么是元宇宙。本书的序言一,由著名经济学家朱嘉明撰写的《“元宇宙”和“后人类社会”》已经广为传播,结合最后一节 《虫洞,在元宇宙间自由穿梭》部分内容,讲堂再将其整合刊出 。

莫要错过元宇宙元年哦!

二十年,从科幻到现实,人类进入到元宇宙时代?

“元宇宙”元年,这些思考,你到了第几阶层?

《雪崩》描述的是脱胎于现实世界的一代互联网人对两个平行世界的感知和认识

1992年,尼尔·斯蒂芬森(Neal Stephenson)的科幻小说《雪崩》(Snow Crash)出版,好评如潮。《雪崩》描述的是脱胎于现实世界的一代互联网人对两个平行世界的感知和认识。但是,不论是作者,还是书评者,都没有预见到在30年之后,此书提出的“元宇宙”(Metaverse)概念形成了一场冲击波。

其标志性事件就是2021年3月10日,沙盒游戏平台Roblox作为第一个将“元宇宙”概念写进招股书的公司,成功登陆纽交所,上市首日市值突破400亿美元,引爆了科技和资本圈。这之后,关于“元宇宙”的概念与文章迅速充斥各类媒体,引发思想界、科技界、资本界、企业界和文化界,甚至政府部门的关注,形成了“元宇宙”现象。

2021年语境下的“元宇宙”的内涵已经超越了1992年《雪崩》中所提到的“元宇宙”:吸纳了信息革命(5G/6G)、互联网革命(Web 3.0)、人工智能革命,以及VR、AR、MR,特别是游戏引擎在内的虚拟现实技术革命的成果,向人类展现出构建与传统物理世界平行的全息数字世界的可能性;引发了信息科学、量子科学、数学和生命科学的互动,改变了科学范式;推动了传统的哲学、社会学,甚至人文科学体系的突破;囊括了所有的数字技术,包括区块链技术成就;丰富了数字经济转型模式,融合De-Fi、IPFS、NFT等数字金融成果。

如今,“虚拟世界联结而成的元宇宙”,已经被投资界认为是宏大且前景广阔的投资主题,成了数字经济创新和产业链的新疆域。不仅如此,“元宇宙”为人类社会实现最终数字化转型提供了新的路径,并与“后人类社会”发生全方位的交集,展现了一个可以与大航海时代、工业革命时代、宇航时代具有同样历史意义的新时代。

游戏引擎发展构成元宇宙第三阶段标志性节点

“元宇宙”元年,这些思考,你到了第几阶层?

但丁的《神曲》包含了对人类历经坎坷的“灵魂寓所”——一个闭环式的至善宇宙的想象

第一阶段:以文学、艺术、宗教为载体的古典形态的“元宇宙”。在这个历史阶段,西方世界的《圣经》、但丁的《神曲》,甚至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巴赫的宗教音乐,都属于“元宇宙”。其中,但丁的《神曲》包含了对人类历经坎坷的“灵魂寓所”——一个闭环式的至善宇宙的想象。在中国,《易经》《河洛图》《西游记》则是具有东方特色的“元宇宙”代表。

第二阶段:以科幻和电子游戏形态为载体的新古典“元宇宙”。其中,最经典的作品是200年前雪莱夫人的科幻小说《弗兰肯斯坦》(Frankenstein)和J. K. 罗琳的《哈利·波特》(Harry Potter)。1996年,通过虚拟现实建模语言(VRML)构建的Cybertown,是新古典“元宇宙”重要的里程碑。最有代表性和震撼性的莫过于1999年全球上映的影片《黑客帝国》(The Matrix),一个看似正常的现实世界可能被名为“矩阵”的计算机人工智能系统所控制。

第三阶段:以“非中心化”游戏为载体的高度智能化形态的“元宇宙”。2003年,美国互联网公司Linden Lab推出基于Open3D的“第二人生”(Second Life),是标志性事件。之后,2006年Roblox公司发布同时兼容了虚拟世界、休闲游戏和用户自建内容的游戏Roblox;2009年瑞典Mojang Studios开发《我的世界》(Minecraft)这款游戏;2019年Facebook公司宣布Facebook Horizon成为社交VR世界;2020年借以太坊为平台,支持用户拥有和运营虚拟资产的Decentraland,都构成了“元宇宙”第三历史阶段的主要的历史节点。

新冠疫情促发了元宇宙的爆发式增长

“元宇宙”元年,这些思考,你到了第几阶层?

家长们在沙盘游戏《我的世界》上为孩子们举办生日派对

“元宇宙”源于游戏,超越游戏,正在进入第三阶段的中后期:一方面,以游戏为主体的“元宇宙”的基础设施和框架趋于成熟;另一方面,游戏与现实边界开始走向消融,创建者仅仅是最早的玩家,而不是所有者,规则由社区群众自主决定。

2020年,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以下典型事件触发了人们对“元宇宙”的期待。其一,虚拟演唱会:美国著名流行歌手Travis Scott在游戏《堡垒之夜》(Fortnite)中举办了一场虚拟演唱会,全球1230万游戏玩家成为虚拟演唱会观众。其二,虚拟教育:家长们在沙盘游戏《我的世界》和Roblox上为孩子们举办生日派对。其三,虚拟金融:CNBC报道“元宇宙”的地产浪潮,投资“元宇宙”资产基金的设立,全方位虚拟化“元宇宙”资产和财富模式正在形成。其四,学术活动虚拟化:全球顶级AI学术会议ACAI在《动物森友会》(Animal Crossing Society)上举行研讨会。其五,虚拟创作:Roblox影响了整个游戏生态,吸引的月活跃玩家超1亿人,创造了超过1800万个游戏体验。

如此下去,人们很快可以随时随地切换身份,穿梭于真实和虚拟世界,任意进入一个虚拟空间和时间节点所构成的“元宇宙”,在其中学习、工作、交友、购物、旅游。对于这样的经济系统、社会系统和社会生态,人们目前的想象力显然是不够的。

元宇宙的现实技术支撑,五大技术集群

要真正理解“元宇宙”,必须引入技术视角。在技术视角下,技术意义的“元宇宙”包括内容系统、区块链系统、显示系统、操作系统,最终展现为超越屏幕限制的3D界面,所代表的是继PC时代、移动时代之后的全息平台时代。

支持“元宇宙”的技术集群包括五个板块:其一,网络和算力技术——包括空间定位算法、虚拟场景拟合、实时网络传输、GPU服务器、边缘计算,降低成本和网络拥堵;其二,人工智能;其三,电子游戏技术——例如,支持游戏的程序代码和资源(图像、声音、动画)的游戏引擎;其四,显示技术——VR、AR、ER、MR,特别是XR,持续迭代升级,虚拟沉浸现实体验阶梯,不断深化的感知交互;其五,区块链技术——通过智能合约,去中心化的清结算平台和价值传递机制,保障价值归属与流转,实现经济系统运行的稳定、高效、透明和确定性。

“元宇宙”是以“硬技术”为坚实基础的,包括计算机、网络设备、集成电路、通信组件、新型显示系统、混合现实设备、精密自由曲面光学系统、高像素高清晰摄像头。2021年,虚拟现实穿戴设备制造商Oculus的最新VR产品销量持续超预期,再次点燃了市场对于虚拟现实的想象。“元宇宙”形成的产业链将包括微纳加工,高端制造,高精度地图,光学制造(如衍射波导镜片、微显示和芯片制造),以及相关的软件产业。最终,“元宇宙”的运行需要物理形态的能源。

2010年后出生的一代人是元宇宙真正的“原住民”

“元宇宙”元年,这些思考,你到了第几阶层?

若干年前上映的科幻电影《银翼杀手2049》展现了未来社会的“人类”构成

在“元宇宙”的早期,真实世界中的人们通过数字映射的方式获得虚拟身份,通过数字化,实现对传统人的生理存在、文化存在、心理和精神存在的虚拟化配置,进而成为“元宇宙”的第一代虚拟原住民。这些原住民具备现实人与虚拟人的双重身份,拥有自我学习的能力,可以在“元宇宙”中互动和交流。若干年前上映的科幻电影《银翼杀手2049》展现了未来社会的“人类”构成:生物人、电子人、数字人、虚拟人、信息人,以及他们繁衍的拥有不同的性格、技能、知识、经验等天赋的后代。

可以肯定,未来的“元宇宙”居民势必多元化,只会比《银翼杀手2049》中的社会更为复杂,每个个体都不会只具有单一身份,而是具有复杂身份,生命也是从有限生命到无限生命。

值得注意的是,1990年左右出生的“Z”世代人群,对即时通信、网游、云计算具有天然的接受能力,更在意生活体验,是同时生活在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的第一代,带动了“YOLO(You Only Live Once)文化”的兴起。但是,2010年之后出生的新一代,则是人类历史上与生俱来与尖端科技互动,并将科学技术进步完全融入自己生活的第一代人,也将是“元宇宙”完全意义的“原住民”,已经开始参与“元宇宙”的构建,推动“元宇宙”向更高阶的维度发展。

宇宙关系学,是新人类的新课题

“元宇宙”时代的到来,不是未来时,而是现在进行时。因此,有一系列新的问题需要考量:

第一,如何确定“元宇宙”的价值取向、制度选择和秩序。在现实世界,当下的人类具有完全不同的甚至对立的价值取向,还有不同信仰,特别是宗教信仰。所以,“元宇宙”需要面对这些富有挑战性的课题:如何避免简单复制现实世界的价值观?如何实现“元宇宙”的“制度”设计?在“制度”设计中要不要坚持自由、主权、正义、平等之类的原则?怎样确定“元宇宙”的秩序和运行规则?何以制定“元宇宙”宪章?简言之,如何确定支持“元宇宙”文明框架的体系?

第二,如何制定“元宇宙”内在的经济规则。在“元宇宙”中,不存在人类经历的农耕社会和工业社会,也不存在现实世界的传统产业结构。在“元宇宙”中,“观念经济”将是经济活动的基本形态,金融货币的天然形式不可能再是贵金属,而是虚拟的社会货币。现在,处于早期阶段的“元宇宙”经济体系,可以移植和试验所有数字经济创新成果,包括各类数字货币,试验合作经济、共享经济和普惠金融,消除在现实世界难以改变的“贫富差距”。

第三,怎样避免“元宇宙”内在垄断。“元宇宙”具有避免被少数力量垄断的基因。Roblox的联合创始人Neil Rimer提出:Metaverse的能量将来自用户,而不是公司。任何单独一家公司是不可能建立“元宇宙”的,而是要依靠来自各方的集合力量。Epic公司CEO蒂姆·斯威尼(Tim Sweeney)也强调:“元宇宙”另一个关键要素在于,它并非出自哪一家行业巨头之手,而是数以百万计的人们共同创作的结晶。每个人都通过内容创作、编程和游戏设计为“元宇宙”做出自己的贡献,还可以通过其他方式为“元宇宙”增加价值。2020年,国内流行一种“全真互联网”的概念。这样的概念忽视了互联网与区块链结合的趋势,以及Web 3.0的非中心化的特征。“全真互联网”让人们想到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与《神雕侠侣》所描写的江湖世界中的那个“全真派”。

“元宇宙”元年,这些思考,你到了第几阶层?

“全真互联网”让人们想到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所描写的江湖世界中的那个“全真派”

第四,如何预防“元宇宙”的霸权主义和“元宇宙”之间的冲突。在未来,“元宇宙”并不是“一个”宇宙,新的“元宇宙”会不断涌现,形成多元化的“元宇宙”体系,如同“太阳系”和“银河系”。不仅如此,“元宇宙”是开放的,任何一个“元宇宙”的居民都可以同时生活在不同的“元宇宙”中。“元宇宙”也存在进化,在这样的场景下,需要建立“元宇宙”之间和谐共存的规则,消除人类曾经构想的“星球大战”的任何可能性。

第五,如何维系现实世界和“元宇宙”之间的正面互动关系。可以预见,因为“元宇宙”,人可以同时栖息在真实与虚拟世界中,导致人的神经感知延伸,意识扩展。“元宇宙”的形成与发展,需要与现实世界互动,实现两个世界从理念、技术到文化层面的互补和平衡,形成新的文明生态。在“元宇宙”早期阶段,两个世界的互动关系还是通过现实人类不断改变存在身份,以及虚拟机和预言机作为技术性媒介实现的。如果人类和他们的虚拟生命在“元宇宙”的社会活动和生活方式中获得更多的幸福,将这样的感受和体验带回到现实世界,有利于现实世界向善改变,有助于深刻认知“人类共同体”理念。

第六,如何协调资本、政府和民众参与创建“元宇宙”。创建“元宇宙”,政府、资本和民众都有各自的功能。在早期,政府的作用相当重要。2021年5月18日,韩国宣布建立一个由当地公司组成的“元宇宙联盟”,其目标是建立统一的国家级VR和AR的增强现实平台,厘清虚拟环境的道德和法律规范,确保元宇宙“不是一个被单一大公司垄断的空间”,将虚拟服务作为一个新的公共品。韩国的“元宇宙联盟”构想值得我们关注和学习。

硅基生命可能存在吗?她是AI发展的天堂

硅基生命是相对于碳基生命而言的。1891年,波茨坦大学的天体物理学家朱利叶斯·席纳(Julius Sheiner)在他的一篇文章中就探讨了以硅为基础的生命存在的可能性,他大概是提及硅基生命的第一人。毫无疑问,硅的化学性质与碳相差甚远。硅的表现并不能合乎人们的期望。因为依靠合成硅烷、硅氧烷等物质的衍生物对有机物进行的复刻根本无法实现。

以硅材料精雕细琢的“芯片”,却可能产生以 AI 为主要形态的新型生命。科学家眼中的硅基生命,以“硅芯片 +AI + 钢铁骨骼+橡胶皮肤”形式,呈现崭新的面貌。

在元宇宙中,大规模的制造、生产,未来都是以AI为主体进行。当元宇宙的世界迅速膨胀到物理世界十倍、百倍的规模,我们无法仅仅依赖人类的程序员来实现这一难以承担的任务。事实上,人类程序员扮演的是规则制定者的角色。他们就像“上帝”一样存在,指定元宇宙的几条创世规则。而后AI粉墨登场,依据这些规则创建瑰丽的世界。

以蚂蚁为例,它们的行为非常简单,即通过触角简单地交换有限的信息。若是把数百万只行军蚁放在一起,整体蚁群就成了难以预测的“超级生物体”,展现出高深,乃至骇人的“集体智力”,甚至可以抱成“蚂蚁球”渡过河流。尽管“球”外围的蚂蚁不断溺水而亡,但是作为一个整体, 却可以逃出生天,重建种群。

简单的规则,庞大的数量,就会创造出整体层次上的“智慧”。而这些,恰恰是AI擅长的。元宇宙是AI成长的天堂。

元宇宙的认识论,你在第几层?

第六章、第七章分别介绍了平台和终端设备。市面上讲平台经济的图书汗牛充栋,专门讲 VR/AR 的图书同样洋洋大观。我们在这里将其放在元宇宙中介绍有何不同呢?

世界到了融合发展的历史时刻,这体现在技术融合、行业融合上。换句话说,靠一款产品单打独斗的年代已经过去了。企业的发展要么加入一个产业生态,要么创造一个产业生态。生态中企业技术架构相似、业务交易相连、数据资源相通,我们应该遵循共创、共生、共赢的理念。

企业家把不相关的要素看成一个整体的能力,就决定了一家企业的业务边界。

大家常用“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来形容认知的第一个层次。如鸿蒙就是鸿蒙,以太坊就是以太坊,游戏就是游戏。因此,就好像元宇宙的书大家也不用细看,不过是另外一个噱头而已。如果看不到鸿蒙、以太坊、游戏、VR/AR 的内在关联性,割裂地看待不同技术和领域,认知也就被固化在第一层。就认识不到改变的必要性,就更体会不到改变的迫切性。

“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进入了认知的第二个层次。我们往往看到了事物之间的联系,意识到了整体性的存在,但是又忽略了事物之间的独特性。游戏和 VR/AR 有关,VR/AR 和网络有关互网络和5G、6G 有关……这种普遍联系忽略了事物之间的独立性和差异性。这个认知层次上,言语有相当大的迷惑性。一些概念就因此被人诟病。

“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进入认知的第三个层次。在这个层次上,人们既能综合事物的整体性,又能分析事物的独特性;既能看到事物之间普遍联系的本质,又能提纲挈领地抓住普遍联系的主要问题。一旦进入此境界,人们也就具备了改变现状的能力。元宇宙作为兼具综合性、概括性、具体性、实操性的概念,需要我们到达认知的第三个层次,人类才能付诸行动。

大家可以合上书本想想,对于关于元宇宙的概念,我们的认知到了第几层?

童毅影、李念编摘于序言与第七节

【目录】

“元宇宙”元年,这些思考,你到了第几阶层?“元宇宙”元年,这些思考,你到了第几阶层?

本文来自投,发布者:木头,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vrshe.cn/yyz/2126.html

(0)
上一篇 2021年11月26日 下午10:27
下一篇 2021年11月29日 上午10:21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